nba球探网即时比分
<menu id="kyw4c"></menu>
<samp id="kyw4c"><sup id="kyw4c"></sup></samp>
<div id="kyw4c"><div id="kyw4c"></div></div>
<object id="kyw4c"></object>
<object id="kyw4c"></object>
<object id="kyw4c"></object>
<sup id="kyw4c"><option id="kyw4c"></option></sup>
2018建筑空間國際設計峰會——領袖圓桌會議實錄
2018-10-08


微信截圖_20180930174221.png


長江主軸 · 城市遠見

2018建筑空間國際設計峰會

2018 International Design Summit of Architectural Space

領袖圓桌會議實錄

Record of Round-Table Leaders Meeting


2017年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批準,武漢正式入選世界“設計之都”,成為繼深圳、上海、北京之后中國第四個“設計之都”。2018年9月16日,由中國武漢工程設計產業聯盟與羿天設計聯合主辦、羿天設計承辦的“長江主軸?城市遠見——2018建筑空間國際設計峰會”在武漢東湖國際會議中心成功舉行,帶來了世界級的設計回響,也是武漢加冕“設計之都”后最大規模的學術事件。在當天上午的領袖圓桌會議中,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澳大利亞等各國的設計專家與武漢設計之都促進中心、武漢市規劃研究院、羿天設計一起,針對武漢未來的“長江主軸”戰略規劃精彩建言,貢獻真知灼見。

 

 

嘉賓發言要點摘錄

以發言先后為序

 

金志宏

中國武漢工程設計產業聯盟秘書長

武漢設計之都促進中心理事長

 

金志宏.jpg


——“長江主軸”賦予了武漢新的時代意義,它需要與世界有個連接

 

今天的圓桌會議意義重大。一方面,“長江主軸”賦予了武漢新的時代意義,它需要與世界有個連接;另一方面,來自全球頂級設計機構的專家們,也一定對武漢的未來很感興趣。武漢因長江而驕傲,但是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對沿江生態資源的破壞也比較嚴重,因此在新一輪的建設體系中需要精心的彌補。所以,我們需要來自世界的技術和理念,借助“設計之都”這個平臺,持續參與到武漢以生態文明保護和建設的“長江主軸”中來。今天上午的閉門會議和下午的公開演講,都沒有過多強調政府的背景,而是以社會組織(設計之都促進中心、設計產業聯盟)的名義來推動,希望強調峰會的學術性、專業性,為武漢的未來帶來切切實實的價值。

 

 

望開磊

武漢市規劃研究院主任規劃師


望開磊.jpg


——“長江主軸”是一個復合型的城市軸線,它是多節點、多時序的,既是長遠規劃,也是近期可觸及的建設進程

 

感謝峰會邀請,由我來給各位嘉賓簡要介紹一下武漢“長江主軸”的規劃思路。其實在2017年,我們一整年的時間都在圍繞“長江主軸”做了很多前期的規劃工作,按照十年的時間節點,規劃局和政府很多部門一起在協調這個宏大的遠景。

在“長江主軸”概念提出之前,武漢歷史上一直都是漢口、武昌、漢陽相對獨立發展,更像三個獨立的城鎮。“長江主軸”的提出,是在長江經濟帶作為中部發展推動器的時代背景下,將武漢理解為長江中區的特大型城市,上接重慶、下到上海。可以說,武漢是長江的中心,長江也是武漢的中心。我們研究過世界二十多個國家一百多個濱水城市,想找到一些對標的案例,后來發現幾乎找不到一個由大河穿越城市的中心區域、并且兩岸相對均衡發展的特大城市范例。

所以,武漢正在謀劃世界上非常罕見的以大型水系作為城市中央軸線的城市戰略。在調研和規劃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很深切的感受到,武漢市民對于濱水的場景感和人文環境的巨大需求。所以我們在做主軸規劃時,沒有刻意強調現代性以及宏偉的城市形象,或者說大型標志性工程項目,而是聚焦江灘生態化改造、動植物生態環境研究、水質保護改善、長江交通方式轉變,以及文化設施的植入。沒有把長江定位于“城市標語”,而更多是大家愿意親臨體驗的公共空間。

當然,“長江主軸”是一個復合型的城市軸線,它是多節點、多時序的,既是長遠規劃,也是近期可觸及的建設進程。

 

肖志中

武漢市規劃研究院首席規劃師




——“長江主軸“”的另一個重要意義在于將過去二十年的城市版圖一再擴張,回歸到集中聚焦的體系上來,使其更有效率、更有密度、更有體驗感

 

我補充一點。“長江主軸”的另一個重要意義在于將過去二十年的城市版圖一再擴張,回歸到集中聚焦的體系上來,使其更有效率、更有密度、更有體驗感,充分發揮統領城市功能、交通體系網絡的作用。如果城市中心區能夠容納更多的人口、更高的生活品質,城市運作的效能和可持續性就會非常可觀。

目前“長江主軸”按照規劃已經在逐步推進,包括城市陽臺、沿江道路、亮化工程,以及結合長江大保護要求的“長江主軸”雙修設計工作。同時,“長江主軸”提出沿江各個行政區要依托“長江主軸”進一步相對延伸,將城市功能、交通、景觀等網絡體系與主軸形成高度的關聯和滲透,促進城市整體的功能結構優化和完善,這將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重點。

 

Benjamin Viale

法國AREP設計總監


 

——必須強調公共交通整體綜合的覆蓋策略,讓人們可以通過公共交通更方便、快速、高效地到達濱水界面

 

在過去幾年里,AREP參與了很多武漢的建設項目,法國總部也同意將分公司設立在武漢,使得我們對這個城市有更多的了解,也很榮幸今天第一個代表國外的設計機構發言。

在我們的觀察中,和上海、重慶等濱江特大城市相比,武漢的城市天際線存在比較明顯的欠缺。世界很多濱水城市的天際線都有其標準的名片,同樣,武漢也需要一眼可辨識的城市意象。所以我們在思考如何為“長江主軸”帶來更有創意的規劃,而不是更嚴謹、規則化的呈現。例如,如何將沿江的界面和城市內核形成更好的聯系,這是非常重要的。可以通過跨江的城市陽臺與其下對沿江界面的緊密聯系來實現,這一點上我必須強調公共交通的整體、綜合的覆蓋策略,讓人們可以通過公共交通更方便、快速、高效地到達濱水界面,改變私家汽車對公共空間的侵蝕。這方面武漢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此外,我還想強調關于武漢的歷史和遺產建筑的保護。在新片區的建設中,拆除歷史的痕跡是最簡單直接、最高效的方法,但是多年之后也許我們會感到后悔。不要因為今天的利益而讓未來留有遺憾。在武漢時間越長,我們越發現歷史文化對這座城市的重要性,這方面法國的優秀案例很多,我們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借鑒給武漢的具體實施項目之中。

 


Stephen Pimbley

英國SPARK創始合伙人


 

——談到“長江主軸”,人們迫不及待地希望改變人與濱水界面的關系,但是我想說的是,真正需要改變的是人與社會的關系

 

思邦(SPARK)在中國已經有20年的建筑設計經驗,但我卻是第一次來到武漢。從昨天晚上我就在想:為什么到現在才來武漢?這里是個非常奇妙的地方,未來的潛力無限。當我們談到“長江主軸”,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改變人與濱水界面的關系,但是我想說的是,真正需要改變的是人與社會的關系。這幾年城市和科技的發展都非常快,人與社會的關聯變得單薄或者滯后,這是SPARK真正關注的問題。

我來自倫敦,倫敦和河也有重要的關系,但是在河岸改造的過程中,人和社會的聯系已經改變了很多。歷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城市濱水岸線都是由工程師設計的,從交通和技術的角度去設計,而不是從社會的角度。例如倫敦的泰晤士河,在歷史上主要以貿易和交通為主,而貿易的形式隨著社會的進程而發生遷移。這時我們發現很多城市,人跟河的關系變得脫離。回到當下,我們想從社會的角度、人文的角度去重新思考我們和長江的關系。

這些年,從倫敦到新加坡,再到上海和寧波,我們一直在研究如何在濱水環境中打造非常愉悅、令人驚喜的空間。我想特別建議的是,在設計河岸改造的時候,不一定都是設計師和規劃師之間溝通,而更應該和富有想象力的人一起溝通,他們可以是任何人,任何的使用者,甚至老人和兒童。我們的終極理想是給城市帶來更多的創意。

 

 

Jens Kump

德國HPP合伙人

 


——我們在夢想的實現過程中,不是一早把藍圖全部制定好,而是在夢想實現過程中針對實際需求進行調整和改變

 

德國HPP80多年的歷史,但是在中國開設分公司(上海)只有十年時間。我們全球總部位于德國杜塞爾多夫,“多夫”在德語里面的名字是指鎮的意思。大家在中國都是談論“城”,在德國都是“鎮”,這是非常不同的尺度概念。相對中國高速發展而言,德國是發展比較慢的國家,當然德國也曾經有過快速發展的時期。HPP有幸在德國經歷過那個時期,非常愿意把其中的經驗和教訓貢獻給武漢。

我們在夢想的實現過程中,不是一早把藍圖全部制定好,而是在夢想實現過程中針對實際需求進行調整和改變。德國現在的建筑多半是存量的建筑,但是在中國,像“長江主軸”這樣的超級規劃,很多大城市都在做,這是充滿機遇和夢想的國度。

剛才看規劃視頻(注:指會議中播放的“長江主軸”介紹的視頻)中,可能有些新鮮的想法不一定是規劃師的愿景,而是做3D動畫的人員用他們的想法帶入了很多亮點,也可能來自周邊社區和未來人們對片區的想象。“長江主軸”設計更像是城市的催化劑。這個區域尺度巨大,僅僅江灘就有100米寬。我們鼓勵大家思考的是什么呢?可能輻射的不僅僅是100米的深度,再往周邊社區去走,可能要輻射500米的深度。我們跟這500米之內的社區,跟周邊人群的關系也是我們在設計規劃里面要強調非常重要的方面。比如說健身設施,不能只考慮大型體育需求,我們更需要考慮的是微觀層面上居民日常休閑健身的需求。

 

 

May Wei

美國CRTKL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

 


——“長江主軸”這個大規劃其實是在重新定義武漢城市,其中特別重要的是注意保持政府各部各局與開發商之間的觀念平衡性

 

CRTKL跟武漢規劃局、武漢政府已經有多年的合作,也是目前武漢城市專家組的成員。在武昌古城的保護復興、兩江四岸總體規劃等項目中,我們和武漢建立起密切的聯系。而今天的“長江主軸”進一步加強了武漢作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地位,這一點是不容置疑的。

如果說“長江主軸”這個大規劃其實是重新定義武漢城市,那么我們最期待的是它能夠在最細節的尺度上展現溫暖的一面。CRTKL七年前規劃了上海虹橋核心區,也花了十年時間研究上海蘇州河兩岸的文化改建。上海是有細節的城市,我們希望這個核心理念也能帶給武漢(一些啟示)。

“長江主軸”的規劃需要各方各層面聯合設計。不同的分管單位,例如水務局,還有不同的藍線、紅線都是相關單位在各自控制。整體規劃如何出彩?最重要的就是武漢市政府和設計聯盟一起讓各方面全力協同,而不僅僅是規劃局在主推。CRTKL在水處理和商業綜合設施的設計方面都有豐富的技術經驗,其中特別重要的提示就是注意保持政府各部各局與開發商之間的觀念平衡性。

 

 

Evan Gu

美國Gensler技術總監

 


——越是高強度的開發行為,越是要注重密度緩沖區的設置,緩沖可以是生態上的、視覺上的、甚至心理上的,讓整個城市形成自然生態網絡系統

 

Gensler是一家美國的公司,美國和亞洲有何不同呢?在亞洲,大家喜歡集聚在一起,社區復合型會越來越強,大家希望在非常集約的空間里享受到城市的文明,彼此的關聯度和依賴性都很高。那么,怎么去理解武漢這個城市呢?最大的特點恰恰是長江把它分成了三鎮,因為每個鎮都有互補的優勢,相互關聯、相互依賴,不同區域可以形成多中心的形態,反過來影響了整個城市和消費的組織形式。Gensler提出工作、生活和娛樂三位一體的城市化趨勢,也是未來的一種響應。

如果“長江主軸”是城市中心復興過程的一種體現,那么不可回避的問題就是:我們的超高層或者非常大的綜合體怎么樣進行分布,實際上需要規劃層面或者更高層面進行統籌安排。但Gensler作為高層建筑的專家型設計機構,今天想指出的是,越是高強度的開發行為,越是要注重密度緩沖區的設置,這種緩沖可以是生態上的、視覺上的、甚至心理上的,讓整個城市形成非常好的自然生態網絡系統。在城市的核心地段關系應該有很多緩沖,我們強調開發是要分層次進行。

超高層和大型綜合體復合型業態的一個趨勢,是在有限的的空間里解決很多功能,或者可以理解為微縮城市。一座建筑的內部形態和系統跟城市有相似的地方。需要用城市的系統思維來設計和運營建筑,航空線、環保、消防等,這些問題會在大型建筑尤其是超高層建筑操作過程中會經常遇到,我們要從更廣泛的層面來考慮或者從更遠的角度來考慮。

 

 

Dennis Ho

澳大利亞HASSELL全球董事

 



——能否做出一些努力,用有效的設計和規劃的方式,恢復城市某些生態環境和特征,讓生態的特征滲透到城市的各個部分

 

非常感謝大會的邀請,澳大利亞HASSELL是一家世界型的公司,我們主要專長的領域是濱水空間的城市設計。從非常細小家具的尺度,到比較大的城市尺度,我們都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在之前幾位嘉賓發言的基礎上,我想再提三個問題。

一是河流到達感的問題。曾經在歷史上,河流是人們到達一座城市的第一體驗,而如今機場和火車站才是。如何保持城市陸路地區和河流和城市之間的相互關系,這對于濱水城市是非常值得反思的。第二個問題是濱水空間與中國古典文化的關系。我們在中國水墨畫中看到過很多非常美好的山水圖景,今天會場里面也有這樣一幅背景。但是如今,自然環境反而是退居次席,我的問題是能否做出一些努力,用有效的設計和規劃的方式,恢復城市某些生態環境和特征,讓生態的特征滲透到城市的各個部分,在開發特征和生態特征之間取得某種平衡。第三個我想談的話題是尺度問題。從城市的尺度,到建筑的尺度,到人的尺度,讓濱水的關系成為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這樣的“長江主軸”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所以設計不僅是概念和規劃,而必須滲透到景觀、家具以及很多與人相關的空間行為學之中去加以研究。

 

王楨棟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助理、博士生導師


 

——山水畫如果要作得好的話,要做到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現在武漢前面三個可做到了,下一步“長江主軸”一定可以做到可居

 

今天的圓桌會議中我是唯一的高校代表,非常榮幸能夠在這里分享一下我的經驗和觀察。四年前,由重慶大學牽頭,華中科技大學、東南大學和同濟大學成立了“一江四城”聯盟,每年有青年學者一起討論長江沿線沿路發展。這四年下來,我覺得今天談論的“長江主軸”問題,不僅僅是武漢的問題,還是長江沿線城市非常重要的問題。

今天我們的研討其實面對來自三個方面的矛盾。首先是保護和聯動的矛盾。我們看到沿江有很多歷史保護區,但是城市要聯動發展必然要提高城市的密度,我們城市的更新需要有更多大型公共建筑去建設,城市尺度的矛盾就凸顯了,我們可能也需要更大更全局的眼光去看待規劃的問題。第二個是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的矛盾。接下來很多人會遷到沿江區域,人口遷入會帶來商機,也會有高密度開發,這個高度開發顯然跟兩岸生態保護存在矛盾。第三個是尺度和功能之間的矛盾。我們發現長江的尺度無論如何會對城市交通造成巨大的障礙。在下一個階段如何去考慮人口密度的分布,如何通過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更好地使兩岸發生聯動,如何讓我們的城市以更好的方式緊湊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沿著長江兩岸有非常多高密度的高層大型公共建筑形成城市山水景觀。我想用北宋著名畫家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提出的“四可”說來結束今天的發言,山水畫如果要作得好的話,要做到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現在武漢前面三個可做到了,下一步“長江主軸”做得好的話一定可以做到可居,特別適合生態發展的城市。

 

 

羿天設計創始人、董事長、總設計師

嚴斌

 

無論是建筑設計還是室內設計、景觀設計都被賦予了改善人們生活質量與生存空間環境的功能。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需要一種更優化的設計模式以滿足人們對環境的需求

 

羿天設計作為華中地區規模最大的純建筑裝飾設計公司,積極參與了武漢的城市化建設。“長江主軸”規劃關系到未來武漢的發展方向,作為本土最大的民營設計機構,羿天設計應當為“長江主軸”的建設出謀劃策、積極參與,做出自己的貢獻。基于這樣的初心,我們邀請了來自全球頂級設計機構以及嘉賓、華中區域最具實力的地產企業以及來自上海和武漢的高校學者,與中國武漢工程設計產業聯盟一起主辦了“長江主軸?城市遠見——2018建筑空間國際設計峰會”。

23年來,羿天設計扎根于武漢,一直在默默耕耘,上千個關系到武漢城市發展、市民生活的重大項目均出自羿天設計,其中很多都是地標性建筑,比如武漢市民之家、湖北省圖書館、中建光谷之星等等。

我認為,長江主軸不僅是武漢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而且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無論是建筑設計還是室內設計、景觀設計都被賦予了改善人們生活質量與生存空間環境的功能。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需要一種更優化的設計模式以滿足人們對環境的需求。許多比較復雜的項目,不可能由建筑師完全承擔所有的設計,但建筑師與室內設計師、包括景觀設計師之間的密切配合,加上建筑設計與室內設計從開始策劃的時候就同步進行,可使項目的質量得到充分保障。任何一個好的建筑設計作品從來都是建筑外觀和建筑室內完美結合的成果。

來自全球頂級設計機構的嘉賓,給武漢和長江主軸帶來了不同的經驗與啟示,其中有很多是比較先進的理念,值得借鑒。但這樣的經驗應當與室內設計相結合,才能真正落到實處,帶給人們更好的生活質量與空間環境。羿天設計擁有數百名設計師,他們中有不少是建筑學背景出身,因此在進行室內設計的時候,能很好地與規劃師、建筑師相配合。

未來武漢的發展,羿天設計將繼續貢獻自己的專業與服務。

 

 

附:本次圓桌會議主要嘉賓

中國武漢工程設計產業聯盟秘書長、武漢設計之都促進中心理事長金志宏先生

武漢設計之都促進中心常務副理事長、秘書長蔡輝先生

設計之都建設工作專班處長孫明先生

武漢市規劃院首席工程師肖志中先生

武漢市規劃研究院主任規劃師望開磊先生

英國駐漢總領事館貿易投資領事畢思德先生

英國SPARK創始合伙人 Stephen Pimbley先生

法國AREP設計總監 Benjamin Viale先生

德國HPP合伙人 Jens Kump先生

美國CRTKL副總裁May Wei女士

澳大利亞HASSELL董事Dennis Ho先生

美國Gensler技術總監顧鍔Evan Gu先生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博士生導師王楨棟

CTBUH中國辦公室副總監瞿佳綺女士

本屆峰會顧問、中國建筑評論學術委員會理事艾俠先生

羿天設計董事長嚴斌先生


羿天新聞